当前位置: 丰城热门新闻网 > 国内 >
2019 06-05

思考下个丁俊晖在哪?国内市场如何发展奖金机

Comments 阅读:

  42岁的蔡剑忠,曾经的全国冠军,在“雪花啤酒”杯CBSA斯诺克中巡赛西安站比赛中止步于第一轮,拿到了相应的1000元奖金。

  算上从北京来回的路费加上住宿费,实际上,蔡剑忠这次西安之旅可能是“贴钱的。”

 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蔡剑忠说着说着,解开了袖口,音量提升,语气也开始抑扬顿挫起来。让他内心情感稍有起伏的话题正是赛事的奖金。

  “奖金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被诟病的。在我们这批选手还在当打之年时,大家就希望这个问题能放到桌面上,希望有办法可以解决。”他顿了顿,稍显失落,“但至今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  丁俊晖带动了国内斯诺克潮流,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和了解这项运动,但这个潮流却没能改变国内斯诺克赛事的奖金问题。当世界斯诺克一个小型排名赛冠军奖金都可以达到7万英镑时,这个展现的中巡赛B级赛事冠军奖金才只有5万人民币。

  奖金的天壤之别,一方面映衬出世界台联高规格赛事,另一方面却暴露出国内斯诺克市场的一个弊端。

  蔡剑忠有时会拿自己和奥沙利文、希金斯等年龄相仿的选手作比较,“我只比他们小1岁嘛,我现在已经退出一线行列,已经不打职业赛事了,现在来比赛只是重在参与的形式;但他们还时常能在世界台联最高规格的舞台上打进决赛、夺冠。”他的话题由浅及深,“事实上,他们在开始踏入职业赛场时就已经有很好的条件,他们能够通过职业比赛来赚钱,很多人都是可以通过自己赚的钱供一个家庭的开销。”

  即便不考虑顶尖选手,像现在处于中游行列的马克-戴维斯,他的境遇都是令蔡剑忠羡慕的,“他如果现在不打比赛了,去做其他工作,可能他赚的钱还不如他打斯诺克比赛多。”

  曾经执教过丁俊晖的蔡剑中,已经已经没有在从事教学工作,“我现在就是在俱乐部里和客人对抗一下。”

  在20岁的时候,蔡剑中刚接触斯诺克这个项目。彼时,斯诺克在国内还是一个鲜有人知的运动项目,赛事数量和奖金更不用说,“我挣扎了若干年,一直在斯诺克赛场,没能赶上最好的时候。从身体条件上来说,我现在肯定是还可以打,还能尽量保持很好的状态。但很多条件……没有其他条件支撑……”他的话,欲言又止。

  说到对斯诺克的热情,蔡剑中又何尝比他们少过。这些年,中式台球的兴起,让很多斯诺克选手都转移了赛场,蔡剑忠也曾经尝试过打中式台球,“说白了,我对中式台球没有激情和兴趣不练,不练怎么可能能赢别人。”归根结底,这都是因为他对斯诺克始终保有的情怀。

  蔡剑中的例子只是一个缩影。今天,笔者在和一位教练聊天时,后者说出一个数字,“基本上国内练斯诺克项目的选手,能打进职业的只有5%。”

  就像曾经征战过斯诺克职业赛场的刘闯,现在也加入了中式台球选手的行列,蔡剑忠很是感慨地说道:“我是看着他长大的,什么原因让他不打斯诺克?咱们不能万事朝钱看,但有时候钱就是基础。”

  随着蔡剑忠的出局,这次比赛超过40岁的选手已经全军覆没。蔡剑忠认为这是好事,“超过40岁的选手都输了,这说明国内斯诺克发展得好,发展得快。如果超过40岁的选手还在赢得冠军,这就说明年轻选手进步得太慢了。”

  虽然国内斯诺克赛事屈指可数,奖金也不丰厚,但肯定还是有好的一方面的。在蔡剑忠看来,现在国内斯诺克选手之间的衔接做得很好,“丁俊晖、梁文博和田鹏飞等选手现在在国际赛场打得不错。还有很多年轻队员跟上了梯队,比如周跃龙、赵心童,打出了很多精彩的比赛,他们也有偶像气质,成为了很多更年轻选手的榜样。”

  这次比赛,很多“00后”选手的表现都让人印象深刻,比如战胜肖国栋的刘宏宇,又比如战胜赵心童的江俊。

  现在的年轻选手境遇是历来最好的?蔡剑忠坦言,“还不能算真正的好。像第一轮出局的还都得贴钱;在中巡赛排名128名之后的,还不能靠打斯诺克赚钱。”

  “谁能成为下一个丁俊晖?”这是多年来媒体一直在问的一个问题。然而,在国内斯诺克市场不够完善、没有足够的点去吸引更多人去练斯诺克的情况下,一直去聊这个话题未免显得有些空洞。(董正翔)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上一篇:国内京威股份携正道170亿建设年产30万台清洁能源 下一篇: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连续5个月下降后回升
  • [国内]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连续
  • [国内]思考下个丁俊晖在哪?国
  • [国内]国内京威股份携正道170亿
  • [国内]有望形成覆盖12亿人口、国
  • [国内]央行副行长范一飞:欢迎
  • 公益广告